快捷搜索:  as  as and 1 2#  test  as or 1 2  as and 1 2  phpinfo  as or 1 2 #  php input

班宇:小说要勇于尝试 抵达语言和事物的最深处

班宇:小说要勇于尝试 抵达语言和事物的最深处

□金羊网记者 曾璇

班宇,乍眼一看,绝对的东北大汉——打虎武松一般的存在,可是你看他下笔的细腻,却比浪子燕青还灵巧三分。

他是个打奥数比赛长大的80后,从小能从数学题里看出小说:“两车相遇,刹那相逢,擦肩而过,这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?”这种脑洞大开的思维模式,埋伏了20年,终于在他的写作中派上了用场。

他的小说里,有精心设计的故事,有“改良的东北方言”,有巨大的荒诞和真实,轻易把读者拉入经历改革浪潮冲刷的冰面。他笔下的人物,万般小心翼翼,依然身不由己,被命运揉搓。

东北那片黑土地,一直是北方语言文化的沃土。然而近20年来,随着春晚东北方言小品一统江湖,提到东北人,便令人想起二人转、小沈阳、快手直播。而班宇的出现,让人感受到了另一种惊喜。

班宇:小说要勇于尝试 抵达语言和事物的最深处

把故事写出来 有种“还贷”的错觉

金羊网:作为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工科生,写作本不是您的专业,是什么激发了您的倾诉欲和写作欲?能否说说背后的故事?

班宇: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,毕业时,我非常悲观地发现,自己并没有将通行语言转换为计算机语言的思维,也没有兴趣和耐心去进一步学习、求证。读书期间,我对音乐颇有兴趣,认为它能抵达许多语言不及之处,也给一些媒体写过相关的文化类稿件,那么我想,或许文字可以作为一种谋生方式,于是开始最初的写作。写小说则是从参加豆瓣阅读征文大赛开始,朋友问我要不要试下参赛,刚好那几天在一个工人村朋友开的小饭馆聚会,我就想可以从自己最熟悉的工人村开始写起,于是有了《古董》这篇“处女作”。主人公的原型经历丰富,当过兵,开过店,倒腾过古董,属于在底层生活能力特别强的人。从这篇开始,我把工人村的人作一个群像似的描绘,有了第一篇小说作品

金羊网:确实感觉您是在进行一个有意识的、规模化的“行为艺术”,您以小说为介质,以东北汉子、东北大妞为主角,在给底层草根塑群像?

班宇:我在“工人村”这一系列的作品里,确实有过这样的尝试,为这片区域里的人物塑像,白描或速写,但很快就中止了。我觉得这种概括式的写作,对我来说,还是太过简单、轻易,抽出几个样本,附上事件与符号,不是不能做,但确实已经没办法说服自己。我想探讨更深入的命题,或者对我个人来说,有更为重要的精神内核,亟待发现与解决。

金羊网:这种精神内核是什么?

班宇:我渴望书写人在历史中的巨大隐喻,想把人的行为的复杂度以及背后涉及的当时的社会环境、精神状态背景结合。相对于人物群像的速写,这样的命题我更感兴趣:让小说的人物和整个时代发生更紧密的联系,再折射出时代的肖像,也即在时代洪流下个人命运的跌宕。

金羊网:也就是您在工人村目睹过的那些底层人物的命运,是吗?他们对您的生活和写作有什么样的影响?近年来您比较“高产”,是他们让您持续地保有创作热情吗?

班宇:我对写作并没有极大的热情,它对我来说,更近似于还贷款,每写完一篇,我就能轻松一点。我是标准的工人家庭出身,在我生活的沈阳铁西区,见证了父母从企业的辉煌到“双下岗”,耳闻目睹了那段历史,这些事情在我的头脑里一直是一个小小的负担,我要通过写作把它给卸掉,或是刻写在更深处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hbaoyi.com/caijing/20190415/22973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